ENG
瀏覽人次:15105    回應:0

應該同時秋後算教育局與教協的賬(3)

王文彥

怡居地產常務董事及
中原地產創辦人

教協甚麼時候開始作惡多端? 人民日報說它『煽動師生罷課,炮製「港獨」教材,售賣「黑暴」書籍,鼓吹歪理邪說……』,似乎指控教協作惡始於2018年的黑衣暴亂;新華社說『它不但誤人子弟,毒害下一代,還配合亂港勢力在立法會瘋狂“拉布”,更在“反國教”、非法“佔中”、“修例風波”等社會事件中煽風點火,多次鼓動大中小學師生罷課,不惜把一些心智尚未成熟的青年學子推上動亂的街頭當“炮灰”,為亂港惡行推波助瀾。』,關品方說『教協是誘惑教師和學生誤入岐途最大的黑手。黑暴動亂前,早就處心積累,長期洗腦。遠的不說,從反國教(2012年)開始,指示老師如何避免干犯教唆、串謀等刑事罪行,什麽是被捕者的權利,舉辦教育界「佔中」商討日,號召大量教師參與。那是準備反政府的活動,超越教育專業的行為。教協網站的公民教材內容,披着通識科參考教材的外衣,背棄國家民族立場,煽動反中抗中仇中,宣揚共產黨要倒台等等。』,兩者似乎都說教協作惡始於2012年的反國教;教育局說『該會近年的言論和行徑往往與教育專業不符,本質上與政治團體無異。該會過去不但積極參與「民陣」及「支聯會」,亦曾推動教師罷課,將政治滲入校園,而在社會動亂事件中,部分學生、甚至教師受影響參與暴力及違法活動,教協並沒有發揮教育專業的作用,加以教導及勸止,反而推波助瀾,實在有違教育宗旨,犧牲學生福祉。』,所謂「近年」似乎是指2014年的佔中。四者不約而同都報少了教協的作惡時間。
 
2016年8月4日,文星先生在「香港談論」發表了《教協 - 毒害事件簿》: 
 
『大家有否覺得奇怪,為何我們的子女,在佔中期間,好像著魔一樣,不管家人如何反對,甚至不惜跟家人反目,也要出去瞓街支持佔領?
 
你可知道,教協是如何的署心積慮的,用了多年時間籌劃,一步一步的送我們的子女上戰場?
 
以下內容摘自教協網頁內,是否很諷刺? 他們根本亳不掩飾,把他們的罪證上載在網頁內,原因只有一個,就是看死我們根本無力反抗,所以才高舉殺人兇器示眾立威!
 
2009年 - 教協自行製作一系列短片、教材及工作紙,給各學校用作六四的通識/歷史科教作。當中報導不盡不實,沒有提及軍人被示威人士燒死,沒有說出為首的學生領袖, 早在六四前已逃離往美國,只是一面倒的美化了學生是手無寸鐵的在和平集會,反被兇殘冷血的中國政府所屠殺,為我等學生埋下仇恨中國的種子。
 
2009年 - 教協作中間人,安排以陳方安生為首的 2020 組織,往各中學及大專院校,宣傳其政治理念。
 
2010年 - 教協計劃成立「關愛維權基金」,以援助內地受迫害的維權人士及推動內地的法治發展。繼續連同支聯會,為他們在 2009年拍攝的短片,美化及延續正義的光環。
 
2011年 - 教協會長 《馮偉華 - 加盟民主黨,亦成為終極普選聯盟召集人。》
 
2012年 - 教協副會長 《葉建源 - 成為香港立法會教育界功能組別議員。》
 
2012年7月29日 - 教協聯同學民思潮,發起「全民行動,反對洗腦,729萬人大遊行」,要求政府在9月3日前撤回國民教育,教協為了得到更多的支持,不惜提供交通津貼鼓勵教師帶學生去「罷課集會」。
 
2013年3月21日 - 教協聯同其他香港泛民主派政黨及團體,成立真普選聯盟,為佔中埋下伏筆。
 
2013年3月29日 - 教協內部通過支持「佔領中環」,同時編制了有關「佔領」的通識教材,供全港教師向學生講述行動的資料,向學生鼓吹公民抗命,誘導青少年學生參與「佔中」,推學生入政治漩渦。
 
2014年 - 教協作中間人,安排劉慧卿到各中小學作演講,灌輸公民抗命理念,給一些 6-11歲 的小學生!
 
2014年3月 - 教協開始宣傳佔中,並製作大量黃絲帶給各教師在校內派發,意圖製造校內一片黃風,非黃即敵,令學子們飽受不必要的壓力,捲入白色恐怖打壓。
 
2014年9月23日 - 教協發出通告資助車費,鼓勵全港老師帶領學生,於9月26日前往添馬公園。
 
2014年9月26日 - 葉建源在添馬公園內演講,高度表揚學生當日往添馬公園的罷課行動,是對不義政權的控訴,竟沒說出當日其實是非法集會,不單美化了一個違法集會,更英雄化了當日的違法行動,導致發生當晚衝擊政總事件。
 
2014年10月26日 - 教協獨大,騎劫民意,公然反政府,高調出聲明強烈反對教育局,對通識教育科提供意見,甚至將通識科改為選修科目,要求各校老師自行製作通識科教材,不受教育局監管。
 
2015年4月2日 - 教協每年主辦 “中學生好書龍虎榜” 有陳雲所寫鼓吹分裂國家、煽動族群仇恨的 的《香港城邦論--光復本土》,“城邦論”明顯地向校園宣揚 “港獨” 意識。
 
從以上種種,足證教協根本從 2009年開始,就已立心不良的,要把我們的子女,當作是他們的政治棋子,一步一步的把他們推往教協預備的戰場去當炮灰!
 
我痛心我的子女被利用作炮灰! 我痛心我的子女在學校,沒有得到愉快的學習環境,反要憂心忡忡的去面對黃色恐怖!
 
我不甘心! 我不願意! 所以縱然知道以我等微小的力量,教協根本就不會放在眼內! 但我相信,各位把此文廣傳開去,用最原始的團結力量,一傳十,十傳百,就算不能清算教協,也希望各家長能擦亮眼睛,好好的看顧好孩子在校的活動,不要讓魔鬼有機可乘! 』
 
文星認為教協的作惡始於2009年,就我個人觀察和研究,教協的作惡由來已久,其實由香港回歸(1997)已開始。
 
 
 
~完~
 
我要回應
我的稱呼
回應 / 意見
驗証文字
 
會員登入
登入ID 或 網名
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