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人次 : 756    回應 : 0
功。德。言
比較滿意的文章選集(725)
 
王文彥
怡居地產常務董事及
中原地產創辦人
2019年2月22日

這是一個溝通能力問題,朋友!

 (原文發表於2015211)

前天的《寧取高明的詰難者》甫發表,讀者L君就來電郵問道:

 

「有一點我不大清楚,你喜歡法拉奇,是因為她哪種特殊採訪風格和特殊能耐?」

 

我本想簡單地透過私人電郵回答他:

 

「祇要你細心閱讀《寧取高明的詰難者》多兩遍,你不明白的地方就豁然開朗了。如仍不明白,請教任何一個思考能力及文字水平你平日佩服的親朋便可,暫且不必就教於我。」

 

隨即想到,盡管我大部份讀者思想及文化水平高於一般,但相當一部份讀者看文章往往有如L君,值得公開談論一下。

 

文章起首,我已明確指出,「法拉奇那類人是我夢寐以求的採訪記者」,在文章的最末,我說「我喜歡法拉奇那類採訪記者,不是因為她的名氣,而是她的特殊採訪風格和特殊能耐」。

 

從文章的上文下理去看,最末那小段其實是說「我喜歡法拉奇那類採訪記者訪問我,不是因為她的名氣,而是她的特殊採訪風格和特殊能耐」。有別於L君的理解,我不一定喜歡法拉奇,但我喜歡她那類採訪記者訪問我。

 

至於法拉奇的特殊採訪風格,文章中的『但她令世人最為難忘的,卻是在另一個沒有硝煙的戰場,與無數世界政壇風雲人物的鬥智鬥勇——還有鬥嘴。她的秘訣是故意去驚駭、激怒他們,給他們設下一個個圈套。主觀性和激情通常不是一個好記者應有的特質,但卻成了她獨特採訪方式的招牌。她曾向伊朗國王禮薩坦言:「我上了每個人的黑名單,謝天謝地!」』就是具體說明。文章中的『面對着法拉奇技藝非常高超及充滿攻擊性的採訪,被採訪者如果在言論或行為存在重大弱點,資料數據掌握不好,又或思考稍欠敏銳,訪問隨時會令被訪者醜態畢露。但如果被訪者有真材實料,站在道德高地,又能對答如流,訪問很可能擦出耀眼火花,精彩百出,將被訪者各種內在優點淋漓盡致地帶了出來,法拉奇對鄧小平那次的採訪便是如此。採訪錄發表後,法拉奇說:「對鄧小平的採訪,是一次獨一無二,不會再有的經歷,在我的《歷史採訪者》中,我很少發現如此智慧、如此坦率和如此文雅的,鄧小平是一位出類拔萃的人物。」』,就是我對她特殊能耐的讚許。

 

L君的問題,其實是一個溝通能力的問題。

 

何謂溝通能力?表面簡單,但不少人就講也講不清楚,它其實是兩種能力的混合:說話的表達能力和聆聽及了解別人說話(或閱讀及了解別人文字)的能力。表達能力強的人,他言簡意賅地說A,聆聽或閱讀者不會接收為B;接收別人訊息能力強的聆聽或閱讀者,盡管你心中想說C,但最終詞不達意地表達為D,他總會很快地捕捉到你的真意C。一個溝通能力強的人,就是表達能力與接收能力俱佳者。

 

不敢妄自菲薄,我的文字表達能力還算是過硬的,高於一般,這篇文章其實相當易明,一般人不難完全明白,但由於L君的接收或理解能力似乎低於一般,終於發生他的疑問。

 

幸好L君沒問我為甚麼喜歡擁有法拉奇那樣採訪風格和能耐的記者為我做專訪,否則,我祇能說,答案請從文章的『面對着法拉奇技藝非常高超及充滿攻擊性的採訪,被採訪者如果在言論或行為存在重大弱點,資料數據掌握不好,又或思考稍欠敏銳,訪問隨時會令被訪者醜態畢露。但如果被訪者有真材實料,站在道德高地,又能對答如流,訪問很可能擦出耀眼火花,精彩百出,將被訪者各種內在優點淋漓盡致地帶了出來,法拉奇對鄧小平那次的採訪便是如此。採訪錄發表後,法拉奇說:「對鄧小平的採訪,是一次獨一無二,不會再有的經歷,在我的《歷史採訪者》中,我很少發現如此智慧、如此坦率和如此文雅的,鄧小平是一位出類拔萃的人物。」』尋找。答案不能說得更白了,更白大家會認為我自大狂妄。

 

不瞞大家,來怡居地產面試的應徵者,大部份(特別是八十後、九十後的大學生)都自詡溝通能力強,但這些人中的絕大部份連溝通能力是怎樣的的一種能力都說不清楚,距離溝通能力強自是十萬八千里。

 

溝通能力的基礎是思考能力,但思考能力好祇能有較大機會而不是必然產生良好的溝通能力,若果思考能力不好,則好的溝通能力卻肯定無從產生,事情就是這般吊詭。

 

不光是良好的溝通能力,許多其他能力(例如解決問題的能力、做好事情的能力、學習能力、運用知識的能力、說服力……)也是建基於思考能力。文憑十分費錢,在思考能力不好的條件下,文憑無助提升工作能力,最終無助提高上流的機會;祇要懂得少少自我訓練的方法,良好思考能力卻往往怎樣不費錢就可得到,既可提升工作能力,又可提高上流的機會。有志投身職場的朋友,與其努力爭取文憑,何不先努力爭取良好思考能力?

留言
我要回應
我的稱呼
回應 / 意見
驗証文字
 
回應者名稱 密碼